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dont hate me (1)

 第几个啦。横山端着咖啡坐到涉谷对面,一脸坏笑。

对面的人头也不抬,低气压,第四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涉谷昴抬头瞪了横山裕一眼,又丧气地低下头。

不过说真的,你真要这么纵容那个小屁孩吗,这已经是第四个被他气跑的你的女朋友啦,你辛辛苦苦养他,他倒好,白眼狼,吸血鬼,养不熟。横山裕半是嘲笑半是真心,自称天下无敌的涉谷昴先生只有遇到那个小子的时候才总是落魄败下阵来,果然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那我还能怎么办,都是自家人,我总不能见色忘义。

他才不是你自家人,所以说,你活该。横山裕不留一点情面地说。

对,我就是活该!涉谷昴猛地站起身,大步走出横山裕的咖啡店。

喂,你又不给钱!

回到四十平的出租屋,一开门就闻到饭菜香,涉谷昴一路上准备好的话顺着香气就飘回肚子里去了,他把钥匙一丢,把自己扔在在沙发上,小声嘟囔,饿。

十九岁的锦户亮骚年抄着炒勺探身出来,笑得一脸褶子,说,回来啦,饭马上就好。

装得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昴撇撇嘴。

对了,横山来过电话了,他说你欠他的咖啡钱他每一笔都有记好,赖是赖不掉的。

来,拿把剪刀来,把我头发剪了,拿去卖了。subaru懒懒地说。

除非我死。ryo拿着刀细细看着。

subaru打了个寒颤,身体抽搐了一下。

中午吃什么?

炒饭。

想吃饺子啊。

我下午上完课回来路过中餐馆买给你。

涉谷昴一时没有说话,可能是不知道说什么,时间好像静止了,同一个空间里,两个人默契十足,锦户亮握着炒勺的手停在胸前一动不动。

许久后,昴说——亮,我们就这样好好的不行么。

锦户亮局促地放下炒勺,尝了尝炒饭的味道,味道有点淡,他拿着盐的手点了点,洒了点在饭上,接着翻炒。

哥,饭好了。锦户亮端着两盘炒饭走出来。

涉谷昴闭着眼睛咧开嘴角笑了,眼角皱纹层层叠叠的,看着苍老苦涩。

哥,我错了,我不该气走你女朋友。亮低着头,小孩子一样认错。

一声又一声的——哥,涉谷昴不知道怎么的,想狠狠的骂他,想说你别他妈叫我哥,别他妈自作主张插入我的生活,别他妈干预我的未来,然后话到了嘴边,他点点头,说,嘛,就原谅你这次。

小孩抬起头,目光清清亮亮的,他眼睛那么好看,好看得耀眼刺目,直视人心。

subaru,你心这么软,我怎么放心呢。亮叹气。

你心这么软,容忍我一次又一次得寸进尺,我才越陷越深,我希望你可以狠狠地抛弃我,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断绝了,那种念想吧。他想。

村上信五坐在吧台,大夏天穿着皮夹克,这是他独有的style。喝一杯洋气的美式咖啡,横山裕擦着杯子和他聊天。

yoko说,subaru他家那小孩又闯祸了,气走了subaru又一个女朋友。

村上说,偶尔觉得,如果subaru没收留那小子,subaru就不是现在这副样子了。

不可能,再来多少次,昴还是会收留亮,亮就像他亲弟弟,他疼他疼得自己都不好了,可就是没办法抛弃他,你能想起来吗,亮和小时的subaru,多像啊。

漂亮的样子,清亮的眼神,天真单纯,喜欢笑。

八年前的subaru,就是现在锦户亮这个样子。

yoko说,可我慢慢觉得,锦户亮那小子狡猾极了,他利用subaru的善良,他要耗干subaru。

往好了想吧,有他在,昴他,总算没那么寂寞了。村上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