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愿此间山有木兮卿有意,昨夜星辰恰似你。

每对CP都有一首的《山有木兮》(捂脸)

CP出自youku网剧SCI谜案集的白羽瞳&展耀这对兄弟。

表白这部剧也顺便安利一下,熬过第一集后面真的新世界向你招手,剧情不拖沓,两位男主都是越看越帅那种,而且社会主义兄弟情满满(笑)

最后,渣剪多见谅,请用弹幕和评论砸我吧(捂脸)谢谢~

【江笙】郎骑竹马来

寒江和牧云笙是竹马,俩人从小一起和泥巴长大的,只不过一直是寒江灰头土脸地和泥巴,牧云笙在旁边乖巧蹲坐着看他和泥巴。

小笙儿很爱干净,喜欢穿白色衬衫,有时候牧云家的保姆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会给小笙儿配上背带裤,露出短短肉肉的小胳膊和小腿,要多可爱有多可爱。他人长得白白嫩嫩,手脚都圆乎乎的,就像个面团子,又像棉花糖,又白又甜,所以从小就是九州小霸王的寒江虽然顶看不上牧云笙这样软软糯糯任人欺负的性格,可却依然罩着他,保护他,连牧云笙掉一滴眼泪,都是实实在在砸在他小霸王的心窝窝里的。

当然,旁人又哪敢欺负牧云家的孩子呢,自然也只有牧云家的人会欺负牧云笙,其中最过分的是一个和牧云笙同父异母叫牧云合戈...

关于吃鱼的小段子

小裘振不吃鱼,小陵光笑话他,男孩子还挑食,羞羞。

小裘振很木讷,只在内心腹诽,男孩子穿花裙子就不羞羞了吗。

长大后的裘振换了一副面孔回来,不止换了脸,换了名字,还换了口味,他竟然吃了一口鱼。

而长大的陵光还是穿着漂亮的花裙子。

裘振想,这下换你羞羞了吧。

然后陵光强忍着眼泪,瘪着嘴,你不是他,他从来不吃鱼。

裘振依旧木讷,依旧在内心腹诽,又是我的错?

裘振在他看不见的方位默默摇摇头,无声地否定他的话,就算是曾经的裘振,也是吃过鱼的。

陵光十六岁的时候身量瘦小,比现在更甚,春夏交替时生了一场大病,原因无他,熊孩子一时兴起去池塘捞鱼,那鱼个头儿太大他被挣的没站稳一个跟头折下去了,池...

听说掉下的睫毛可以许愿

张继科有一个习惯,后来演变成了爱好,就是帮马龙摘他粘在脸上的睫毛。

马龙一脸茫然地看着继科离自个儿越来越近,双手紧紧握着球拍。小黑人盯着自个儿的脸似笑非笑的,然后右手食指和拇指并拢一捻就把他眼睛底下的小毛毛拈在自己手指上,一脸得意炫耀给马龙看,马龙呆愣愣的,半天才反应过来笑成地主家的傻儿子,接过小毛毛随手就不知道掸到哪里去了。

张继科很享受这个过程,可以冠冕堂皇地离马龙那么近还不挨怼,平时打球时一双认真凌厉的眼睛茫然无措地眨个不停,每一下都像蝴蝶的翅膀扫过张继科的心。

张继科吃午饭时形容给许昕听,许大蟒很是理解的点点头,对对对,我每次见我家小公主的时候心里头也好像有把扫帚,扫啊扫啊的。...

马龙唱歌好听

张继科一直都和别人说,马龙唱歌好听,特有范儿。

每次这种时候许昕都一记大白眼飞过去,一个唱歌这么好听的人站在你面前你给我讲马龙唱歌好听?!不过这话也就仅仅是许大蟒的内心弹幕,他还没傻到说出来挨怼。

客观讲,马龙唱歌不难听,他那把小奶嗓就算是说绕口令爆粗口都让人喜欢,虽然偶尔跟不上拍偶尔落几个拍偶尔气短偶尔破音儿,不过比周雨弟弟还是强一(hen)些(duo)的。但是许昕就是受不了张继科那厮成天我最棒我龙最棒除了我俩剩下尔等都是渣渣只能跪下来叫霸霸的嘴脸,太特么辣眼睛。

休息日出去聚餐的时候喝到兴起,刘胖一脸横肉不怒自威地环视一圈,问道,男队女队里都谁唱歌好听啊,来唱首歌听听。

有喊丁宁的...

马龙的手又白又软

马龙的手又白又软,和小姑娘的手似的。

这话不知道是从谁开始传的,反正传到张继科耳朵里的时候整个国家队都知道了。有时候他和马龙对打着他的心思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只有在打完比赛两人握手或击掌时他才格外专心致志,反复回忆几遍刚刚的触感,默默点点头,是挺白挺软的哈。

马龙觉得最近小黑人不太对劲,微妙的不对劲,打球一如既往的狠准猛,打赢了满脸不可一世打输了就像头狼一样蓄势待发准备翻盘,耷拉眼睛看人的习惯也没变,微妙的是,马龙觉得在打完比赛后明明应该很短暂的握手时间在张继科的努力下越来越长,有时候他都松开手了继科还攥着他的手不放,整的他每次都得尴尬地拍拍继科的胳膊,对方才如梦初醒似的松开手。

许昕...

马龙到底乖不乖

马龙看着乖,其实一点儿都不乖。张继科在直播里说。

他没说谎,说的真事儿,千真万确。

张继科以前在队里是个刺头,仗着自己技术好水平高,眼神里都写满了老子天下第一老子谁也不服,教练指导没少为他操心,连马龙都成天为他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留神这小黑人又被赶回省队去。

就这么千叮咛万嘱咐的还是出了事,队里的一个年纪比张继科大一些的队员,把张继科告到刘指导那儿去了,说是他没招他没惹他,就被他给揍了一拳,这一拳还直接呼脸上了,连点儿面子都没给留。

刘指导那两天被气得脸肿得更大了,罚张继科每天早晚比其他人多跑一万米,跑满一周为止,张继科也是二话没说,当天晚上都十点多了,蹬上他的小蓝鞋就直奔操场要把今...

总是受伤的许大蟒

       马龙喝多的时候和他平时很不一样,他喝多了怎么说呢,恩,很可爱?

       不对,张继科甩甩自己的脑袋,平时也可爱,只不过喝多了更可爱了,不只可爱,还有些出奇的勇敢,比如,扑在刘月半身上哭着嚷嚷爸爸我好想你爸爸你怎么胖成这样了,鼻涕眼泪全数抹在刘月半新买的衬衫上,刘月半面部抽搐着给了张继科一记眼刀,他的爱徒马上心领神会,主动上去把瘫软成一滩烂泥的人从刘月半身上扒下来揽在自己怀里。...


一颗糖

继科扔过来一个小铁盒子,马龙下意识利索地接住,接住后却不知道手里拿着个什么。
喏,临别礼物。
马龙还是愣愣地看着张继科,惹得继科忍不住上去揉了揉他的头毛,手感一如既往的不错。
马龙读了读铁盒上的字,一脸茫然地抬头眨巴眼睛,继科儿,你给我糖干嘛?
咳,不说了嘛,临别礼物。以前你总分糖给我吃,我走了不知道给你留什么当纪念,就留盒糖吧,你要想我了就吃一颗。张继科笑得一脸痞气和得意。
那,要是吃完了呢?马龙眼睛亮亮地问。
那就给我打电话,我再给你买!张继科说的一脸豪气,好像一掷千金包养小娇妻的霸道总裁。
马龙低下头笑了,眼睛眯成缝,脸蛋白白嫩嫩的让人想掐一下。
这么想着,张继科的手就已经不老实地伸向马龙的脸,不使力地...

人无再少年

       在男单决赛之后马龙一直想找继科聊聊,可是一直找不到两个人独处的机会,没等怎么放松,之后一下子又迎来了团体决赛,团体赛有惊无险地夺冠后马龙想这次回北京一定要找继科聊聊,不是说非要说点什么,他就是想和继科两个人单独地静静地说两句话,不然总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地折磨着他。可是回北京后刘月半兴奋劲上来带着大家嗨了好一阵,等平静下来时马龙发现继科早就提前离席了,他问了许昕知不知道继科上哪去了,许昕喝的一脸懵摇头说,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马龙没深究他什么意思,跟谁也没说一声,悄悄地也离席了。...


诚楼

如果可能的话,如果最终必须得死的话,我希望大哥和阿诚一起死,同时死,谁也别比谁多活一秒,谁也别比谁多苦一秒。

明台说:大哥,你心里一定很苦吧。虽然很多人看到结局都在骂明台,但因为这句话,我觉得可以原谅他的一切鲁莽任性。

大哥心里太苦了,我最害怕的,就是阿诚先死,留大哥自己,生不如死。虽然对阿诚不公平,但我希望阿诚能一直陪着大哥,哪怕就只有阿诚。

舍不得

诚楼、楼诚无差  不过个人偏诚楼


汪曼春身中数枪掉下来的样子,像一串被分解的慢动作,一幕一幕在明楼眼前闪过,她的表情,她的眼神,她的口型,甚至是她和二十三岁时没什么变化的姣好容颜。那一刻,他的偏头痛好像发作,又好像不是,头还没来得及痛,只有嗡嗡的声音在耳旁绕来绕去,他看见她空洞张开的双目,他想上前一步为她合上双眼,却被钉死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阿诚扶着大姐下来,他才如梦初醒,他也扶着大姐,匆匆转过身背对汪曼春,匆匆离开,逃跑一样。

爆炸的轰鸣声在他耳旁突兀响起,他猛地坐起身,脸上冷汗涟涟。

大哥,怎么了!阿诚走进屋子,俯身查看明楼,只看见他慌张的眼神紧...

dont hate me 6

在锦户亮比现在更小更幼稚的时候,他也打过一次架,打得整个高中都知道了,打得学校的广播连着批评了他一周,打得校内的不良少年见到他都要唏嘘一下,打得涉谷昴那么硬气的人在校长室里下跪求他不要开除锦户亮。

锦户亮的脾气并不好,意外的很容易哭也很容易生气,这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的事,也许因为太重情义所以也更容易被感动和被激怒。

起因是邻居的一个男学生跟别的同学说,锦户亮的姐姐跟别的男人跑了,把锦户亮丢给她的前男友抚养。

其实是事实,锦户亮听到也没有说什么。

后来话越传就越变了味,重点慢慢转移到了锦户亮姐姐的前男友也就是涉谷昴身上,为什么一个被戴着绿帽子的男人要抚养那个女人的弟弟,按照常理理解不能呢...

dont hate me 5

锦户亮没有再回去涉谷昴的出租屋,他本来睡的床上现在睡的是锦户优子,本来专属于他使用的厨房现在归锦户优子使用,涉谷昴每天早上去打工,下午回家,优子就在家里打扫做饭等他,两个人相处得自然亲切,和优子走前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都闭口不谈锦户亮。

昴去学校找过亮,只找到了他的朋友安田,安田说亮已经几天不去学校了,他现在在昴以前在的酒吧里驻唱,睡在他女朋友的家里,他新交的女朋友——池田莉香,之前跟他告白过的那一位。

安田说,很奇怪呐,之前亮拒绝了她的,后来却突然找到她说要在一起。

昴挠了挠头,有点烦躁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和亮之间有点小误会,他跟我赌气呢吧。

安田点了点头,带着了然的目光说,亮的...

Ohno桑

现在偶尔鼻头一酸的事情是,想到O酱,唱歌,跳舞,演戏,绘画,舞台剧,他是个应该光芒四射的人,然后经过时光的打磨,他变成了一个柔软温和的人,没有什么光芒,也不那么耀眼,看起来不那么爱这个世界,可也并不想争抢什么,老爷爷样,有点幸福,有点遗憾。

下一页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