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诚楼

如果可能的话,如果最终必须得死的话,我希望大哥和阿诚一起死,同时死,谁也别比谁多活一秒,谁也别比谁多苦一秒。

明台说:大哥,你心里一定很苦吧。虽然很多人看到结局都在骂明台,但因为这句话,我觉得可以原谅他的一切鲁莽任性。

大哥心里太苦了,我最害怕的,就是阿诚先死,留大哥自己,生不如死。虽然对阿诚不公平,但我希望阿诚能一直陪着大哥,哪怕就只有阿诚。

舍不得

诚楼、楼诚无差  不过个人偏诚楼


汪曼春身中数枪掉下来的样子,像一串被分解的慢动作,一幕一幕在明楼眼前闪过,她的表情,她的眼神,她的口型,甚至是她和二十三岁时没什么变化的姣好容颜。那一刻,他的偏头痛好像发作,又好像不是,头还没来得及痛,只有嗡嗡的声音在耳旁绕来绕去,他看见她空洞张开的双目,他想上前一步为她合上双眼,却被钉死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阿诚扶着大姐下来,他才如梦初醒,他也扶着大姐,匆匆转过身背对汪曼春,匆匆离开,逃跑一样。

爆炸的轰鸣声在他耳旁突兀响起,他猛地坐起身,脸上冷汗涟涟。

大哥,怎么了!阿诚走进屋子,俯身查看明楼,只看见他慌张的眼神紧...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