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马龙唱歌好听

张继科一直都和别人说,马龙唱歌好听,特有范儿。

每次这种时候许昕都一记大白眼飞过去,一个唱歌这么好听的人站在你面前你给我讲马龙唱歌好听?!不过这话也就仅仅是许大蟒的内心弹幕,他还没傻到说出来挨怼。

客观讲,马龙唱歌不难听,他那把小奶嗓就算是说绕口令爆粗口都让人喜欢,虽然偶尔跟不上拍偶尔落几个拍偶尔气短偶尔破音儿,不过比周雨弟弟还是强一(hen)些(duo)的。但是许昕就是受不了张继科那厮成天我最棒我龙最棒除了我俩剩下尔等都是渣渣只能跪下来叫霸霸的嘴脸,太特么辣眼睛。

休息日出去聚餐的时候喝到兴起,刘胖一脸横肉不怒自威地环视一圈,问道,男队女队里都谁唱歌好听啊,来唱首歌听听。

有喊丁宁的有喊许昕的有喊张继科的,许昕冲方博小胖使了个眼色,仨人此起彼伏地喊起马龙来,丁宁一乐,也跟着喊马龙,到最后全场都喊着马龙的名儿。

平时总是吹嘘炫耀马龙唱歌好听的张继科此刻非但没跟着起哄,反而一声不吭,大长胳膊揽着马龙的肩傻笑着。

马龙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脸上泛红,听着别人起哄自个儿脸更红了,害羞地把脸背过去埋在继科胳膊上不敢看人,一个劲儿摆手,支支吾吾地嘟囔,我可不行,我唱不好。

刘胖一看这形势,这不行啊,他刘月半最擅长什么,就是自己队员最怕什么他就得让他们面对什么呀,尤其是自己这个唯一缺点就是心理素质不过硬的得意门生,于是大手一挥直接点名马龙来唱。

马龙垂着头,有点丧气,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张继科小声说,继科儿,我真唱不好。

张继科哪受得了看马龙受委屈,拍拍他的肩安抚道,没事儿,你不想唱那咱就不唱了。

刘胖好尴尬,我是国胖队的总教练好吗,请给我起码和我体重一样重的尊重好吗,请给我至少和我这张脸一样大的面子好吗。

刘胖一脸严肃道,不行,马龙今天必须给我唱,不唱回去跑一万米。

张继科黑脸,暗骂:丫也就剩个一万米能拿来威胁威胁了。

然后噌的一下站起来,梗着脖子吊儿郎当地说,我替他跑。

马龙急忙拉拉张继科的手把他拽下来,你这是啥脾气呀一点就着,我说没说过你不许这样儿了啊,真让你跑一万米看你咋办,你腰还没好呢。然后红着脸对刘胖说,行,我唱,您说让我唱啥吧。

许昕觉得自己闯大祸了,这回去还不得被继科拿球拍当黄瓜似的给拍了啊,继科是谁啊,那可是杀神的同门啊,想起杀神许昕下意识地就捂住了脸,连忙眯着眼睛扬起一脸谄媚的笑道,要不算了吧,龙队今天确实喝不少。

张继科白了他一眼,呵呵冷笑,咋能算了呢,唱,必须唱,我还陪他唱呢。

得,大蟒想,自个儿这帝国的大蟒铁定成帝国的黄瓜了。

两人一首痴心绝对唱罢,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张继科不急不缓一排眼刀刷刷刷地飞过去,底下哪个不是人精啊,都很识相地大声起立鼓掌,几个一看就很有前途很有发展的小师弟声嘶力竭地喊龙队唱的特好听龙队真有歌星范儿,张继科这才挑着嘴角满意地点点头。

马龙坐下喝了两口水,看大家都各吃各的各喝各的谁也不看他了,才凑到张继科耳边悄悄问,继科儿,我刚才唱的是不是不好听啊?

张继科一脸耿直地瞅着马龙,瞎说,你唱歌多好听啊,你看刚才全是夸你唱歌好听的,都没人夸我,我好桑心。

马龙这才放下心腼腆地笑笑,对身边的小黑人眨眨眼,悄悄说,你不要桑心,我觉得你唱的才好听呢,我觉得你唱的最好听了,比大蟒比皓哥比大力哥唱的都好听。

张继科没在意马龙都夸了他什么,只是宠溺地看着马龙喝多了比平时更乖巧的模样,没忍住上手揉了揉他的头毛,换来对方傻白甜的笑容一枚。

许大蟒:我是不是坐错位置了,那俩玩意当着我的面说悄悄话是什么鬼,我只是一只盲蟒啊,看来我只是瞎已经不够用了,小胖快一筷子戳聋我。

后来某次访谈时主持人问许昕,许昕你客观地讲,你们龙队唱歌好听吗?

许昕眼前一黑顿时天昏地暗,脑子里跟上菜似的飞过一盘盘拍黄瓜,条件反射地抖了抖,机械地背诵道,好听,龙队唱歌好听,特有范儿。

主持人又问,你客观点讲,比你唱的还好听?

许昕点头如捣蒜,按继科教的继续背诵道,我在龙队面前就是个渣渣恨不得跪下来叫霸霸。

主持人觉得许昕快哭了。

客观?呵呵。

不好意思,只要张小藏獒还在一天,国家队里就没这玩意儿。

良心?呵呵。

良心能在帝国绝凶虎的乒乓球飞你脸上球拍摔你脚上的时候止疼吗,反正你行你上,本蟒从心,本蟒不上,本蟒只要活下来就还可以去怼方博儿。

马·自信心爆棚·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真实实力·龙扯着张小藏獒的胳膊,笑呵呵地说,继科儿,咱俩再上唱吧合唱首歌呗。

张·已经做好准备一辈子哄骗小奶龙·谁挡杀谁说实话者死·继科笑着点点头,成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76)
  1. scorpio_Deer_ellay欢迎来到鸽子屋 转载了此文字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