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马龙的手又白又软

马龙的手又白又软,和小姑娘的手似的。

这话不知道是从谁开始传的,反正传到张继科耳朵里的时候整个国家队都知道了。有时候他和马龙对打着他的心思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只有在打完比赛两人握手或击掌时他才格外专心致志,反复回忆几遍刚刚的触感,默默点点头,是挺白挺软的哈。

马龙觉得最近小黑人不太对劲,微妙的不对劲,打球一如既往的狠准猛,打赢了满脸不可一世打输了就像头狼一样蓄势待发准备翻盘,耷拉眼睛看人的习惯也没变,微妙的是,马龙觉得在打完比赛后明明应该很短暂的握手时间在张继科的努力下越来越长,有时候他都松开手了继科还攥着他的手不放,整的他每次都得尴尬地拍拍继科的胳膊,对方才如梦初醒似的松开手。

许昕,你说我是不是其实有超能力自个儿不知道啊?休息时间马龙困惑地问许昕。

许昕一脸懵,没听懂,咋了?

我觉得自个儿这手肯定有催眠的能力,那要不继科儿咋一握住我的手就死活不松手呢。

许昕这回懂了,他意味深长地冲马龙眨眨眼,指着窗外拍拍马龙的肩,龙队你看,这不春天到了吗,又到了万物交配,咳,复苏的季节。

哦!马龙恍然大悟,转过头迎上许昕期待的目光,人都说春困秋乏,继科儿这是打完球就犯困了呀。

许昕扶额,无语。

马龙站起身絮絮叨叨,这可不行,我跟他说过几遍了晚上不能一玩手机就玩到半夜,晚上不睡白天训练怎么有精神,而且对眼睛也不好啊,他眼睛本来就不大,再近视了这人不就废了吗,这让刘指导知道了就得给他一顿臭骂,不行,我得再跟他好好谈谈。

许·眼睛本来就不大还近视·在马龙嘴里应该人已经是废了·昕,表示不想和对方说话,并抛给对方一个白眼。

马龙还没来得及好好教育教育继科,那厮未卜先知般的先感冒了,整个人病病殃殃的连训练都请假了。

马龙训练完连饭都没吃就跑回宿舍去看小黑人,小黑人面色苍黑,本来就瘦,窝在床上感觉更瘦得只剩骨头,眼睛湿漉漉可怜巴巴地盯着给他端茶倒水喂药的马龙,马龙看着他叹了口气,这家伙此刻眼睛跟LED大屏幕似的来回飘着一行宝宝委屈但宝宝忍着的弹幕,很好,这很表情包。

来,把药吃了。马龙把药片放手心儿里递给张继科,另一只手握着水杯。

张继科委屈地摇摇头,嗓子沙哑可怜巴巴地望着马龙,难受。

马龙面上没啥表情,可心里疼坏了,张继科是谁啊,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藏獒啊,他俯下身把张继科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把药送进他嘴里,另一只手把水喂下去,动作要多温柔有多温柔。殊不知他心疼着的小藏獒此刻正享受地嗅着小奶龙脖子上的奶香味,另一只手还不老实地偷摸圈着奶龙软乎乎的腰,对方也乖巧得像个奶娃娃似的一动不动,顿时觉得什么奥运冠军什么大满贯都是过眼云烟,能抱抱眼前这个又白又软的人,这辈子才算是活值了。

张继科的感冒就维持了两天就好了,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的身体机能,再回到球场时他整个人都仿佛发着光,黑得发亮。

又有人在议论说马龙的手又白又软,张继科鼻孔朝天极其响亮地哼了一声。

张继科神采飞扬得眉毛都快飞出脑门了,在人群中间一脸欠揍的得意,哼,马龙何止手又白又软,明明整个人都又白又软。

有人问道,你咋知道的?

张继科良知尚存,一扭头不说话。

人群哄笑了,你就扯淡吧,鬼才信你的瞎话。

这他可不干了,回头怒吼道,老子抱过了!

人群刷地安静了。

小胖一脸畏惧与同情地小声叫了声,那个继科啊。

张继科自认练习胖胖球多年,拥有常人不可比拟的第六感,他飞舞的眉毛刷地耷拉下来成倒霉八字型,瘪瘪嘴,尚且心存侥幸地虚弱地问道,小胖,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

小胖了然而悲壮地点点头,在你身后。

张继科眼前一黑心里飞快地闪过一行弹幕:如果我转身扑通跪下马龙会原谅我不。

许•眼睛本来就不大还近视•在马龙嘴里应该人已经是废了•昕依旧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继科的方向,继科你接着说啊,龙队咋肯让你抱呢,龙队身上跟手一样软吗,哎,你们咋都不说话了呢,小胖这都咋了啊。

小胖悲哀地看着许•眼睛本来就不大还近视•在马龙嘴里应该人已经是废了•十秒钟后应该就彻底被马龙废了·昕,怜悯地摇了摇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349)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