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总是受伤的许大蟒

       马龙喝多的时候和他平时很不一样,他喝多了怎么说呢,恩,很可爱?

       不对,张继科甩甩自己的脑袋,平时也可爱,只不过喝多了更可爱了,不只可爱,还有些出奇的勇敢,比如,扑在刘月半身上哭着嚷嚷爸爸我好想你爸爸你怎么胖成这样了,鼻涕眼泪全数抹在刘月半新买的衬衫上,刘月半面部抽搐着给了张继科一记眼刀,他的爱徒马上心领神会,主动上去把瘫软成一滩烂泥的人从刘月半身上扒下来揽在自己怀里。

       马龙眼睛都睁不开,但是感觉得到自己从一个庞大软和的怀抱被转移到了一个硬的硌人的怀抱,哇的一声又哭了,爸爸你怎么又一下瘦成这样。

       刘月半想,这是我的爱徒,这是为国争光的功臣,这是我看着长大的半拉儿子,我是个慈爱的人,我不和他计较,我心宽体胖,我立地成佛。

       张继科倒是没注意怀里的人说了什么,就知道他一直哭的自己心里生疼,哄小孩似的拍拍马龙的背,脸上木讷惯了,语气却软下来哄他,别哭了啊,再哭我打你了啊。

       一直旁观的许昕扶额,大哥你这样注孤生啊。

       继科儿?马龙泪眼朦胧地抬头眨眨眼,不确定地看着眼前的人,半晌,委屈地一瘪嘴,好像又要嚎出来,张继科反应敏捷一把捂住他的嘴,顺势把他脸上的鼻涕眼泪也一把抹干净了。

       马龙被吓了一跳,不过倒是不哭了,继科儿,你腰好点儿了吗?

       张继科被他神一般转折的脑回路逗笑了,怪不得网上都叫他地主家的傻儿子呢,他坏笑,好不了了,你太沉了。

       乌鸦嘴。马龙郁闷地嘟囔了一声,然后低下头捏捏自己的肚子,再抬头时眼睛亮晶晶的问张继科,继科儿,我是不是真的有点胖啊,我看网上都说我年纪大了也会像刘指导和皓哥那样变月半。

       刘月半想,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连绵的青山脚下花盛开,我热爱世界,我热爱祖国,我拈花微笑,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张继科偷笑,脸上一本正经,认真摇头,不会不会,你一点都不胖,白白嫩嫩的多好,你见过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是骨瘦如柴的吗。

        许昕忍不住凑上去插嘴,没事龙队,你瘦时是帝国的破坏龙,等你胖了也是帝国凶残的龙猫。

       马龙红着眼睛瞅着许昕瘪瘪嘴,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张继科一手安抚地拍着马龙的肩,一手掐住许昕的脖子,眯着眼睛一字一字对许昕说,许大蟒,帝国的眼镜蛇是吧,我今天就让你瞧瞧自个儿是怎么变废蟒的。

       马龙猛地一抬头,张继科觉得他这双眼睛在一嘟噜一嘟噜地冒小星星,颗颗砸在他的小心脏上,马龙的小奶音喝醉之后更黏糊,他说,继科儿,我以后肯定会胖了,你也陪我胖吧,昂?

        张继科松开掐着许昕的手,乐呵呵地点头,成啊,那你得努力啊,我这体格咋吃都胖不起来。

       马龙脑回路再次一转,絮絮叨叨开始说,那你得多吃肉,不爱吃也得吃,我请你吃,猪肉牛肉羊肉鱼肉,干豆腐鲜豆腐冻豆腐,土豆地瓜南瓜胡萝卜,包子饺子馒头韭菜盒子......

       龙队还会......报......菜......名......刚从帝国猛虎手里死里逃生的大蟒没来得及窃喜就再一次被他们龙队隐藏的技能惊呆了,还有,只是听着龙队报菜名,就笑得一脸褶子的宠溺系小黑人真的和刚刚差点把他变废蟒的是同一个人吗,这已经不是差别待遇了,这简直是种族歧视。

       许昕悲愤地拄着方博,方博,我不敢相信我看到的。

       方博惊讶地张大嘴巴,许昕,我不敢相信你能看到。

 

        许昕,字大蟒,卒。


标签: 獒龙 框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289)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