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人无再少年

       在男单决赛之后马龙一直想找继科聊聊,可是一直找不到两个人独处的机会,没等怎么放松,之后一下子又迎来了团体决赛,团体赛有惊无险地夺冠后马龙想这次回北京一定要找继科聊聊,不是说非要说点什么,他就是想和继科两个人单独地静静地说两句话,不然总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地折磨着他。可是回北京后刘月半兴奋劲上来带着大家嗨了好一阵,等平静下来时马龙发现继科早就提前离席了,他问了许昕知不知道继科上哪去了,许昕喝的一脸懵摇头说,你都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了。马龙没深究他什么意思,跟谁也没说一声,悄悄地也离席了。

       马龙已经做好了得找好一阵的准备,结果一出门,人就站在门口,马龙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没急着上前,本意是想要逗逗那个人,就背个手笑着看着他的背影,准备等他发现他时吓他一跳,可看着看着,自己的眼眶却红了。

       也许是感应到了什么,张继科回头的时候马龙正一脸惆怅地盯着他,被他的回头吓了一跳,整个人抖了一下,可爱极了。张继科咧嘴一笑,带着点痞气,走过去,熟稔地揽住马龙的肩膀,戏谑道,怎么着龙队,不怕黑啦。

       马龙拿胳膊肘撞了撞他的胸,却控制着没使上力,嘟囔,我不怕黑,我怕你。

       张继科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不在意,没接茬,揽着马龙的胳膊也没放下,半晌才低声说,我这回可真的要退役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近,几乎就在耳边,马龙都感觉得到他说话时的气息喷在自己耳朵上的酥麻,他没敢侧过头去看看继科现在是什么表情,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胆小,跟黑相比,他更怕身边这个人。

       张继科见他不说话,反而笑了笑,龙队,你不挽留挽留我?太无情了吧。

       马龙抬眼看他,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张继科一愣,这个人他看了十多年,这双眼睛他看了十多年,他看过马龙笑时眼睛弯弯的样子,看过马龙生气时眼睛瞪大的样子,看过马龙难过时眼睛紧闭的样子,可是现在这个样子,他没见过,那双眼睛透露的情感他无法描述,带着委屈,带着悲伤,也许还带着点什么无能为力的情感。他忽然很想收回自己刚刚的话,他忽然觉得很后悔,他忽然想,如果这些年能再多和马龙打几次球就好了,转念一想,又觉得已经够多的了,足够往后的日子回忆了。

       马龙抿着唇,点点头,恩,继科儿,那你退役后好好养伤,现在治疗方法那么多,不管多麻烦多累多贵你都要试试,你既然要走,就好好的走,以后也要好好的,别留什么遗憾。

       唉,继科仰头长叹口气,不留遗憾是不可能的了。

       马龙皱着眉紧张地问道,什么遗憾?

       张继科悄悄紧了紧搂着马龙肩膀的手,低下头冲他笑笑,我很小就打乒乓球,接着进了国家队,得了大满贯,我以为自己能打一辈子乒乓球,没想到,原来我和乒乓球的一辈子这么短,也就到这了。

       那……你留下当教练好不好?你不是想带小胖吗。马龙迟疑着问。

       再说吧,我得听龙队的话,先把我这破腰治好啊,要不然连老婆都讨不到还当教练有什么用。张继科调笑着。

       马龙低着头有些委屈又有些不甘地说,这个时候听我的话了,平时怎么不见你听话。

       张继科难得认真地看着马龙,认真地说,我以前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脾气也不好,总跟教练顶嘴,还和别人吵架,一意孤行,起伏也大,你老是替我想办法,老是替我着急,马龙,我很感谢你,这些话我以前不说,因为我们是兄弟,兄弟之间说这些我觉得矫情,可是现在我再不说我怕以后没什么机会了。

       马龙摇摇头,你现在也不用说,就算以后你不打球了,我们还是兄弟,兄弟是一辈子的。

       张继科眼里闪过一些无可奈何,拍拍马龙的肩说,你别哭丧着个脸了,搞得好像咱输了奥运会似的,来,给哥笑一个。

       马龙红着眼睛,真的努力地轻轻笑了一下,露出标志性的大白牙,眼睛弯弯的,像一只奶娃娃。

       张继科想,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乖呀,然后终于忍不住一使劲狠狠抱住他,双手箍着马龙的背,在他耳边轻声说,马龙,我小时候觉得你又白又软像只毛绒兔子,所以老是逗你欺负你,现在不一样啦,虽然你还是又白又软的,可是你是顶天立地的男乒队队长了,以后我不在队里,也没人会再欺负你了,如果我离开很久,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马龙的下巴抵在张继科的肩膀上说,恩,没你每天闯祸,我一定省心很多。

       龙队,马龙,你要加油,在我心里,你一直是冠军,你赢了我,我可只认你当冠军。

       马龙点点头,继科儿,你治好了就回来看看我,只要你看着,我一定努力当冠军。

       马龙,我以为,我能打一辈子乒乓球,我以为——我能和你打一辈子乒乓球。

       马龙眨眨眼,眼泪还是不小心掉在张继科的肩膀上,他说,等你回来,我和你打一辈子乒乓球,你可别变得太弱,到时候别怪我碾压你。

       张继科笑道,那说好了啊,你是队长不能说谎的。

       马龙使劲点点头。

       许昕喝得醉醺醺地扒着饭店大门喊,老刘叫你俩回去,怎么的俩人躲酒躲个没完了是吧,麻溜的回去。

       张继科松开手臂,又看了一眼马龙,那人低着头,和十年前一样乖巧青涩的样子,他无声地叹口气,跟许昕勾肩搭背地进了饭店,马龙本来也跟着,在走进去的前一刻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望了望漆黑夜晚里天上柔和的一弯月亮,纠结了许多天的心终究还是释然了。

       人也许有好几个十年,可是最最幸运的事情是,我们最好的那一个十年是我和你一起度过的,无论在你接下来的人生里还会出现谁,谁又陪伴你度过了怎样的漫长岁月,但是那十年里,我们拥有最美好的彼此,谁也取代不了,谁也不能遗忘。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标签: 獒龙 框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59)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