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dont hate me 6

在锦户亮比现在更小更幼稚的时候,他也打过一次架,打得整个高中都知道了,打得学校的广播连着批评了他一周,打得校内的不良少年见到他都要唏嘘一下,打得涉谷昴那么硬气的人在校长室里下跪求他不要开除锦户亮。

锦户亮的脾气并不好,意外的很容易哭也很容易生气,这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的事,也许因为太重情义所以也更容易被感动和被激怒。

起因是邻居的一个男学生跟别的同学说,锦户亮的姐姐跟别的男人跑了,把锦户亮丢给她的前男友抚养。

其实是事实,锦户亮听到也没有说什么。

后来话越传就越变了味,重点慢慢转移到了锦户亮姐姐的前男友也就是涉谷昴身上,为什么一个被戴着绿帽子的男人要抚养那个女人的弟弟,按照常理理解不能呢。

白痴吗,傻子吗。

虽然锦户亮也是这么想的,可是——

他可以这么想,别的人却不许这么说。

那个小老头,只能被他一个人认为是白痴。

他脸上挂了彩,对方的两个小子也不好受,一个手臂骨折了,一个脑震荡,涉谷昴赔了好大一笔钱,在横山裕那的负债多了好多。

他还在校长室里当着好几个老师的面下了跪,小小的身子挺得笔直,目光灼灼地望着校长,直到校长点了点头,说,他可以留下。

回家的路上涉谷昴教育那个小鬼头,他说,别人怎么说我和你姐姐有什么要紧的,又不会因为几句话就少几块肉,打架是不好的,你会受伤,其他的孩子也会受伤,总之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那个年纪的锦户亮还得仰着头看他,但是目光已经足够倔强了,他说,涉谷昴,你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全世界才都欺负你。

真逗,还没成年的孩子说全世界都欺负自己这个欧吉桑,涉谷昴笑着和横山裕聊天时说,可惜横山裕没能被他逗笑,而是用那种涉谷昴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总是笑眯眯的眼睛睁的很大。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横山裕对锦户亮刮目相看,他提醒昴,你要小心那个孩子,他的心思那么细那么多,你肯定会输。

横山裕记得那时候涉谷昴说了什么,不,是他永远都忘不了。

那个小老头嘻嘻笑着,说,输给亮有什么要紧的。

啪——

酒瓶在他耳边炸裂开来,明晃晃的玻璃碎片划过涉谷昴的脸颊,凉酥酥的,意外的并不怎么疼痛,反而缓解了酒吧里旋转的灯光带给人的晕眩和拥挤的人群带来的灼热,畅快极了,与他这么多年的人生比起来,都要更好些,涉谷昴竟然有些想笑了。

被优子剪成的妹妹头的齐刘海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清任何人的脸和表情,他恍恍惚惚的,有些站立不住,只是有个人的声音他听得真切,是个少年的声音,并不细腻,也少些温柔的,可是他听了许多年,连中间的变声期他都是陪他度过的,总是耍着小性子的,强硬的,可实际上比任何人都要敏感脆弱的,欲哭时又假装坚强的声音。

那个少年在他耳边说,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来。

涉谷昴真的笑了,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以前了,以前和横山裕说过的——

输给亮有什么要紧的。

可是他说不出话,刚才的恍惚过后是剧烈的疼痛,他能感觉到额头上流淌下热血,滑过眼睛,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他还紧紧抱着那个少年,耳边传来少年带着哭腔的鼻音,少年笨拙地安慰他,小心而急促地说,没事的,一定没事的。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涉谷昴想,亮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呢,遇到事情还是会害怕,可是没关系呀,我总会保护亮的。

不要哭。昴在锦户亮的耳旁轻声说,举起无力的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然后,世界漆黑。

涉谷昴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优子和亮一起走着,走着走着,亮忽然不见了,他着急地要回头去找,拉着他的手的优子温柔地看着他微笑,松开了手,向他挥了挥手,往前继续走去。他站在原地,优子在前面,亮在后面,他想要喊他们回来却发不出声音,他看着两个人逐渐远去,却无可奈何,不知所措。

后来在酒吧发生的事情是大仓讲给昴听的,涉谷昴醒来的时候只有大仓坐在病床边,他向涉谷昴叙述,在涉谷昴替亮挨了那一酒瓶晕倒后,亮就把昴交给一旁的大仓,整个人像发了疯的狮子一样冲进人群和那几个挑衅的醉汉厮打了起来,现在,人都在看守所,而优子去保释亮了。

昴先是龇牙咧嘴了一番,疼的。

进门的横山裕看到他的样子,嗤之以鼻道,忍着,麻药劲过去了。

涉谷昴小声说,横山裕你不是人。

横山裕大力挥舞着手里的单子,愤怒道,我不是人我给你交医药费!你欠我多少钱了你知道嘛!没钱就别学人家打架,你那么小的个子没被人拎起来甩飞你就偷乐吧!

涉谷昴嘿嘿笑了,一笑又疼得面目狰狞起来。

对了,亮没受伤吧。他问大仓忠义。

大仓贤惠地削着苹果说,都是一些小伤,你是没看到呀,亮像疯了一样和那帮人拼命,对方那么多人都被他吓坏了,再凶狠的都怕不要命的啊。

像是被这句话施了魔法,涉谷昴和横山裕都沉默了。

优子走在前面,锦户亮就跟在后面,两个人默默无言地走了很久,直到优子停下,转过身,走到亮的身边,轻轻地拥抱了他。

她轻声说道,亮,我和你呀,都亏欠着昴,所以我们是不能让他为难的啊。

亮空洞茫然地看着前方,并没有阳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4)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