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dont hate me 5

锦户亮没有再回去涉谷昴的出租屋,他本来睡的床上现在睡的是锦户优子,本来专属于他使用的厨房现在归锦户优子使用,涉谷昴每天早上去打工,下午回家,优子就在家里打扫做饭等他,两个人相处得自然亲切,和优子走前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都闭口不谈锦户亮。

昴去学校找过亮,只找到了他的朋友安田,安田说亮已经几天不去学校了,他现在在昴以前在的酒吧里驻唱,睡在他女朋友的家里,他新交的女朋友——池田莉香,之前跟他告白过的那一位。

安田说,很奇怪呐,之前亮拒绝了她的,后来却突然找到她说要在一起。

昴挠了挠头,有点烦躁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和亮之间有点小误会,他跟我赌气呢吧。

安田点了点头,带着了然的目光说,亮的姐姐回来了吧,亮可能不是和您赌气,大概是没办法同时面对你们两个人了吧,毕竟——他喜欢你嘛。

涉谷昴惊讶地抬起头,半晌苦笑了一下,他连那个都和你说了。

他没有觉得是一件不可启齿的事情,他当时说的很坦荡,连我都觉得那只是很普通的事了呢。安田笑笑,他就堂堂正正地对我说——我不准备告诉他优子回来了,我爱他。我和他朋友那么久,没见他认真成那样呢。

亮还是孩子,他连什么是爱还不知道,他现在只是担心哥哥被抢走了才闹脾气呢。subaru说。

安田淡淡笑了笑,不要因为大了几岁瞧不起我们哦,亮很色的,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喜欢身材高挑性感的,喜欢白皙的眼睛大的,可是那样的他现在认真地说喜欢上了你,你就应该相信哦。

涉谷昴本来就不擅长说话,眼前的少年却十分擅长说话,他连想辩解反驳都找不到合适的言语了,只能低着头沉默,好像对方才是大哥他只是个小弟弟。

亮现在,住在女孩子的家里啊。

女孩子的家一定很干净漂亮吧,应该都是带香味的,女孩子也一定会亲自下厨给他做好吃的饭菜和点心,不像自己只会做意面还懒得做饭,女孩子会温柔地和他说话而不是像自己那样大声吓唬他,女孩子一定善解人意知道亮在想什么不像自己是个笨蛋白痴,女孩子就可以拥抱他亲吻他给他一个真正的家的温暖了吧。

比自己要强的多。涉谷想,喝着很多啤酒地想。

夜里他和优子在缠绵之后相拥着躺在床上,优子的手指轻柔地抚摸他已经很长的头发,她说,要不要把头发剪掉?

他睁着眼睛,没有看优子,呆呆地望着屋顶,从喉咙里发出嗯的声音。

优子又轻声说,subaru,你知道我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走吗?

昴淡淡地说,不是因为长了翅膀飞走了吗?

优子咯咯笑了,侧过身紧紧抱着涉谷昴,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涉谷醒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齐刘海的妹妹头,他瞪着镜子里的自己恨不得冲进去掐死那个快三十岁还要装可爱的老男人,伴随着优子在一旁的嗤笑声,显得他尤其凄惨。

去还横山裕咖啡钱的时候,又被横山裕耻笑了一番,但是在毫不留情的耻笑过后,横山裕认真地说,subaru,我觉得你现在特别好,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好,和优子结婚吧。

涉谷昴有点懵,没有说话掉头就走了。

村上信五对横山裕说,刚才为什么要劝昴和优子结婚,那个女人可是背叛过昴的呀。

横山裕说,subaru的母亲在他小时候丢下他和别的男人跑了,所以他从小就不太相信人,总是一副乖张狠戾的样子,其实都是虚张声势,不知道的人也就真的远离他了,后来优子和亮出现了,他变得笨拙,也变得温柔了,其实他啊,一直都没有长大。

那,亮怎么办。

谁知道呢。你不用刷杯子的吗,你现在是在和老板我聊天吗,喂,我的工资那么好赚吗!

半夜,涉谷昴和优子已经睡着了,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

subaru?

哦,大仓啊。涉谷还有点迷糊。

你弟弟在酒吧和客人打起来了,你快过来!

涉谷一下子就醒彻底了,他飞快地跳起来,手忙脚乱地套了几件衣服就要出门,优子坐在床上默默看了他一会,站起身,替他把系错的扣子解开重新系好,涉谷说了声谢谢就冲了出去。

优子定定地看着被他狠狠甩上的门,好一会,她挑起嘴角,笑了。

嘛,算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0)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