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杨平x青萍】而今只道当时错

杨平忘了,他小时候已经见过自己未来的小媳妇。

他幼时随父亲杨苍去沛国赴宴,小小年纪,一身英气一副傲骨,他此时已知道自己不是那要跃龙门的鲤鱼,而是一只等待成长的小龙。

他肆意张望沛国大殿,墨色朴素,门外阴雨绵绵,倒也婉约。

他便生了跑出去的念头,趁着父亲与旁人饮酒,自己一个矮身便钻出门外,雨丝迎面,恣意畅快。

门外除了士兵再无其他人,而这些人想必也不会陪他玩耍,他有些丧气,想着还不如回去吃肉。此时,一个身量比他矮些的小丫头撞进他眼帘。

那丫头在雨中跳格子,低头咯咯笑着,好像很快活。

杨平好奇地上前几步,朝那丫头喊,你是何人?

墨色衣裳的小丫头歪头瞧了他一眼,眼睛漆黑天真,扬着小脸反问他,你又是何人?

我父杨苍,我是他儿子,杨平。

小丫头冷哼一声,哦,你父亲算个英雄,你嘛,臭小子一个。

杨平哪里受过这种气,快步到她身边,抓住她单薄的肩,愠怒道,你我第一次见,你为何出言不逊?

小丫头毫不畏惧,捋了捋被雨打湿的发丝,挑眉笑,怎么,恼羞成怒便要欺负我了吗。

杨平气极反笑,松开手,罢了,一个卑贱婢女,不可脏了我的手。

小丫头没有反驳,只瞪着他。

他更得意,凑近了在她耳边道,你这样的丫头,我只要和父亲说一声,父亲立时能朝你们主公讨了来,我便带你回去当我的侍妾,日日给我端茶送水,看你还牙尖嘴利不了?

小丫头到底年纪小,眼里真的浮上一层畏色,但更多的是愤怒,她偏了头在杨平的脖颈上狠狠咬上一口,不等他反应,便提着裙子跑走了。

杨平捂着脖子痛极,只堪堪瞧着女孩墨色的身影逐渐隐在烟雨中,嘴边那一句——你叫什么名字,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口,只在唇边绕了绕,化成淡淡笑意。。


许多年后,也许也没有许多年,再见她,仍然是烟雨中,她仍然墨色衣裳,发丝比幼时更长了,委顿在泥水中,美得惊人。

她说,谁让你欺负我。

他还没有认出她,便说,我欺负你?我都没见过你。

她说,谁让你叫我做妾。

他想起,哦,原来是那位公主。

她又虚弱地说了句什么,他知道她活不久了,却不知为何想认真听听她说的话,靠的近了,他脖颈一痛,之后便是漫长的黑暗。

他在最后一刻,感受着脖颈上的疼痛,一时分不清是被刀刺的疼痛,还是十岁那年被一个长相可爱的娇蛮丫头咬下一口的疼痛。

他终于想起,十岁烟雨中遇见的那个女孩,明明和眼前的女子一样,一样美丽,一样倔强,一样骄傲到伤人亦自伤。


那又如何呢。


终究是他轻贱了她,无论是那年,还是此时。

终究是他欺负了沛国的小公主。

终究是他没认出她。

终究是——

错过了。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56)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