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爸爸是偶像]之后

爸爸是偶像的多拉马结束了,七个人忙着赶各个宣传通告,睡眠也只有在车上的几个小时,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一上车就各自呼呼大睡。

涉谷昴难得和亮并排坐在最后面,一般情况是不会这么安排的,只不过因为太累了大家一拥而上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亮听着耳机里的新曲,subaru则有什么心事般地看着窗外。

两个人看起来尴尬又自然。

ryo闭着眼睛有点昏昏欲睡,耳朵上却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然后耳边的音乐消失了。

那个擅自摘下他耳机的男人没有一点愧疚,反而面无表情自顾自地转过头继续看窗外。

亮有些莫名其妙,却没有戴上耳机。

因为他想,那个人,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他不说,他就等他说。

果然呢。

subaru低沉着说,亮,如果是亮,会瞒着所有人偷偷结婚吗。

亮笑了笑,不会吧,我并不想结婚呢。

现在亮还年轻嘛,几年后呢,十年后呢,已经成为被人嫌弃的老男人的时候呢。昴不满地嘟囔。

亮嗤嗤地笑了,笑过后又仔细地想了想,认真地说,那subaru呢,要结婚吗。

涉谷先生皱着眉头,低声说,怎么变成问我了。

我想先听subaru的答案。ryo异常的坚定。

嘛,我现在已经是被人嫌弃的老男人了,所以,没关系呦,结婚那档事总觉得不适合我呢,我这个人很阴暗嘛。

那我也不要结婚。亮少年端着肩舒服地靠在车座上,微笑。

不行。涉谷昴皱眉。

为什么。

亮不行,就是不行。

所以我说为什么。亮也皱起眉。

为什么——涉谷昴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只是幻想到了在很多年以后,亮有温柔的妻子,膝下有可爱的孩子,亮自己也那么像个孩子,所以一定可以和孩子玩得很好,一定会常常笑着,笑得满脸都是褶子,被妻子嫌弃挑食,然后小小地吵闹几句,又乖乖地吃着妻子做的饭菜。总之,是一副很美好的画面。

亮生气地说,subaru又在想什么,你又擅自替我想了什么。

果然很了解他呢,这个老头嘻嘻哈哈,却比谁都想的更多,想得越多,眉头皱的越深,就越老,他从来不肯信任自己,为什么不能把他自己瞎想的东西都告诉自己呢,总是一个人慌张,一个人难过,演着一个人的独角戏。

subaru有些委屈,却说不出在委屈什么,于是赌气地撇开头,不再看亮。

亮也重新戴上耳机,把头转向一边。

感觉到身边的少年身上冰冷的气息,涉谷昴有些哀伤地偷偷看着他,他想,因为你是亮啊,只有亮啊不可以,因为亮,一定得幸福啊。

可是,他却说不出。

直到下车,少年的脸色也没有缓和一些,而涉谷先生也垂头丧气的,成员们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节目中,subaru还是嘻嘻哈哈夸张地搞笑,配合maru一起装傻,成员们在后面笑着,村上装作很使劲地打着subaru的头,一切都很和谐,只有锦户亮,冷冷的,笑起来也只是敷衍。

昴不是不知道。

节目结束的时候,昴想去和亮搭话,锦户亮却匆匆从他身边走过,他的笑尴尬地挂在脸上。

ryo——

ryo从来没有这样冷落过自己,他从来都是那么温柔,即使不说话,他的目光也是温暖的,可是这一次,ryo真的生气了。

他没有见过生气的亮,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晚上yasu打来电话,ryo喝多了,一直在问subaru为什么,你们又怎么了。

什么叫又怎么了。subaru无奈地想,还是穿好衣服,打了个车到了酒吧。

yasu见到subaru,连忙站起身,捂着肚子说,怎么才来,我憋好久了。然后一阵风就不见了。

subaru无语地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身边的人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嘟囔着什么,他靠近去听,果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都已经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这一瞬间好像回到了十多年前,眼前这个男人还比自己矮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真的很疼爱他呢,后来慢慢的,不知道为了什么,两个人都变了样,自己总是故意避开那个少年,少年当时一定很委屈吧,就像现在这样,拼了命地想知道为什么。

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为什么,怎么告诉给他听呢。

唉——

他抚摸着他的头毛,手下不敢用劲,所以轻轻的,小心翼翼的。

手下的人却睁开了眼睛,眼睛里很清明。

他吓了一跳,愣在那里,手都忘了拿开。

男人眨了眨眼,嗓子里发出一声慵懒的呻吟,很自然地握住自己头上的那只手,然后垫在自己的脸下面,满足地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涉谷先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这个混蛋又睡过去了,还霸占着自己的手。

他完全可以一使劲把手抽出来,然后这个家伙就会狠狠砸在桌面上,就会捂着脸一副狼狈样,他就可以在节目里拿这个来嘲笑原来大明星锦户亮也有很糗的时候哦。

可是,他没有。

他有点舍不得,舍不得破坏这一刻。

虽然心里很纠结罪恶,可是他想,他已经捆绑着自己那么多年了,他每日每夜都在提醒自己那是罪恶,可是只有这一刻,哪怕这又这一刻,他想宽恕自己,也宽恕ryo。

只有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没有错的。

ryo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很温柔呢,和白天一点都不一样,subaru笑了,连自己都没有发觉。

yasu从厕所回来时远远地看到这一幕,很自觉地径自离开了酒吧,他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睡梦中的锦户亮先生把脸在昴的手心上蹭了蹭,呜咽地说了什么,涉谷昴把脸凑近,近到能感觉到亮的气息,那个男人用一向低沉的嗓音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subaru,会,陪着你呐。

什么才是幸福,subaru想自己真的是想错了,自己没有问过亮的意见呢,亮自己觉得什么才是幸福呢,自己从来都不知道。

可是亮是非常男前非常有担当的人,只要是他认为对的,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变。

所以他认为的那种幸福,他也不会停止去追寻吧。

谁在乎结果呢。

也许就是不会幸福啊。

圆满只有在多拉马里才会出现呢。

可是谁在乎呢。

知道不会幸福就放弃吗。

才不会,胆小鬼。

胆小鬼subaru。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7)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