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鸽子屋

欢迎来到鸽子屋,我叫鸽子。
我有脚,所以飞不远也飞不高。
即使冬天,我也不会离开北方。
我就在这。
等着你。

[RS]等你

横山裕说,subaru和ryo是尴尬的关系,把两个人放在一起很不得了呢。

这种时候ryo只能尴尬地笑,什么也说不出来。

吵闹如subaru,也只是呵呵地笑着把话题打断转开。

明明认识的那样早,明明他对他那么好,明明他仰望他的眼神如仰望神祗般圣洁崇拜。

可是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两个人连好好说说话都是个难题了呢。

涉谷先生喝着烧酒醉醺醺地说,没什么好说的呢,我和ryo,不说什么也没什么关系,我们都是好兄弟嘛,这么多年,该说的都说过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村上还清醒着,只静静地,听着subaru像个孩子一样嘟嘟囔囔,有点委屈又若无其事的傻样。

他说,昴,你和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涉谷先生像个小老头一样把头埋在胳膊里,冲村上嚷嚷——喂,我醉了,送我回去!

他从来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是被他们宠出来的毛病。

实际上是个相当胆小软弱的人呢。

离开门把们就会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有一段时间他一直是那样的,躲在小小的还不及他高的ryo的身后,而亮也真的像是守护神一样板着脸皱着眉一副不许任何人靠近subaru的样子,明明还是个娃娃脸,切。

信五笑了笑。

亮和subaru的羁绊的确很难用话说清楚,可这不是他们两个尴尬的理由。

那理由到底是什么呢。

昴侧着脸好像睡着了,连睡着了也紧紧皱着眉头,明明才三十几岁,已经是个小老头了。他不是一点一点苍老的,是一瞬间的苍老的。

当那个时候,许多许多事一起发生的时候,年少不羁的涉谷昴一瞬间就老了。

站在他身边的锦户亮也几乎是一瞬间长大了。

然后,两个人就变了呢。

彼此之间小心翼翼的,不怎么提及,连眼神都谨慎地避开彼此,偶尔相撞就会猛地弹开,做了亏心事般连笑容都生涩。

村上信五不知道年少时的涉谷昴和更年少的锦户亮到底发生过什么,他也不去问,他了解subaru,这个老头非常脆弱敏感,他不仅被世界刺伤,也会被自己刺伤,他看起来太坚硬,却像镜子,极容易碎。

他已经碎过,又被拼凑,再碎一次——

他会消失的。

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个叫锦户亮的少年一步步后退却始终不肯离去的原因。

con上,门把们站在舞台的各个方位,ryo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那个小小的红色的身影上。

哪怕站在很远的地方,也很想看着他呢。

害怕吓到他,所以我先退后,他就会以为,啊,ryo也只是和其他人一样呢,是无害的吧,我不会伤害subaru的呦,他会这么想吧。

所以无论多么想往前,多么想好好看看他,多么想保护他,多么想像少年时一样,像没受过伤害一样,被那样的subaru抱着,就算知道不可能,也会一遍一遍想,如果能和subaru一起吃拉面就好了,我会主动结账的哦;如果能一起逛街就好了,我也会陪你逛二手店哦;如果能一起喝一杯就好了,喝醉了我会送你回家;如果能好好地静静地看着subaru就好了,你的皱纹再深我也只记得你温柔的样子......

subaru呢,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呐。亮说。

subaru小小的身体竟然可以唱出那么高的音哦。亮说。

我生日的时候,subaru一直一直给我夹菜,非常温柔啊。亮说。

subaru看起来很凶,却会给我做饭,而且,非常好吃哦。亮说。

suabru,我觉得和subaru在一起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个团体,哪怕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你,可我,还是非常幸福。亮没有说。

subaru,那个时候你受了伤,害怕整个世界,却愿意躲在我的背后,我当时想,我一定要快快长大,然后替你对抗整个世界。亮没有说。

subaru,漫长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只是等。亮没有说。

因为等的那个人是你,所以我很幸福。亮没有说。

他后来只是咧开嘴笑了,笑得一脸褶,像只沙皮狗。

于是subaru也低下头吭吭地笑,眼角皱纹比他的褶还多。

什么时候才足够呢。

什么时候才会到呢。

没关系哦——

我会等的。

 

 

 

标签: 亮昴RS
上一篇
评论
热度(19)
©欢迎来到鸽子屋 | Powered by LOFTER